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是一片叶筋脉是森林我是一滴水魂魄是海洋

爱你们,所有的人,祝福你们,所有的人。Love all of you,guy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外企天花板的成因分析  

2010-11-10 18:56:31|  分类: 企业管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外企天花板的成因分析 - 愛онd承諾 - 我是一片叶筋脉是森林我是一滴水魂魄是海洋

 

“苍蝇撞到玻璃上,有光明没前途,”这是许多在外企工作过的人形容自己处境的一种说法,多少带有一点无奈。“外企天花板”既是一种现状,也是几代在外企工作过的本土人士的一种纠结心理的总结。他们大多怀着无比憧憬的心情进入到了全新的环境,但绝大多数都会止步在某个层级,无论多么努力和出色,仍然无法进入到核心决策层。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复杂和多维的,类似的分析文章也有很多,本文尝试透过一些不同的视角,去探讨“天花板”形成的深层原因。
多元化跨国企业集团的基本决策结构
总部决策,本地化执行,这是现代跨国企业的基本管控方式。它保证了公司统一意志的垂直传达,以形成一体化的
企业文化管理规则,是一种在全球化背景下提升管理效率,降低管理成本的基本模式。在整个的全球化进程中,有关“整体性”和“个性化”,即“Globalization”和 “Localization”的矛盾对立统一的探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一方面,全球运作要求各个分支体系的高度协同和资源统一调配,但另一方面,地域市场的巨大差异又要求决策体系、企业文化和运作机制的个性化、多样化和灵活化。正所谓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”。从各国企业实践来看,无论是多么成熟和成功的公司,都或多或少地在本地化进程中摔过跟头,有很多至今仍在水土不服的泥潭中挣扎。
在集权和分权的困惑中,各个企业都在做出自己的调整,但总的趋势仍然是集权大过分权,本地分支机构的执行化角色始终都没有大的改变。这就决定了本地招募的
员工在定位上就是执行层,而不是决策层。其实在这点上,不单是外企,就是中国企业,所采取的策略也是一般无二。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,联想、海尔、华为等中国公司在海外拓展的过程中,核心决策权仍然握在本土高管的手中,这是由基本的决策架构决定的。而像唐骏,无论他把自己宣称得多么重要,他也就是微软的一个执行层。我们都知道,微软中国公司上面有大中华区,大中华区上面有亚太区,然后才是美国总部,就算是总部,也还有副总裁、高级副总裁、执行副总裁和首席执行官等各个级别。如果说鲍尔默是总司令的话,那么微软中国总经理的角色也就是个连长,充其量是个营长,而李开复的微软全球副总裁大致相当于一个师长或是旅长吧。至于总经理之下的副总、总监和高级经理们,执行者的功能就更显露无疑了,很少有本土人士能够真正进入跨国公司的核心圈,“天花板”的局限是非常明显的。
跨国公司的权力游戏规则
东方人很少能够真正理解西方世界的政治游戏规则,就像西方社会也很难把握中国政治体系的运作脉搏,彼此都是“雾里看花”,略知皮毛。同样,跨国公司的权力更迭、各方博弈和
战略决策过程也自有其本身的规律,而这种规律是根植于各自的政治文化土壤的。在十七世纪英国开启君主立宪时期,国王的权杖就在一个象征性的仪式中被锁进了黑柜,从此国家行政权力转移到议院和内阁手中,这样的过程在东方的政治家们看来,永远是无法理解的。那么本土的管理者们,在不了解这种游戏规则的情况下,又如何能够真正地参与进去呢?
在阴谋论者看来,公司的权力运作和人事更迭永远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其实这当中的实质无论在什么文化背景下,或者在什么年代都不曾改变过,那就是利益的格局、分配、博弈和妥协。只不过作为中国本土管理者,我们很难洞彻那样的规则,从而也就无法成为其中的参与者。这就像看中国艺术家们演绎的“哈姆雷特”,总会觉得有那么一点不伦不类。
文化的
沟通和语言的沟通
应该说,经过改革开放30年,国人的英语能力有了大幅的提高,其中不少人的语言水平乃至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。但是,文化的沟通和语言的沟通是有很大区别的,也就是说,即使你的语言能力再强,但也很难和西方人做基于文化和社会背景的深入沟通,那种丝丝入扣的感觉很少出现。我还记得当年考GMAT(美国管理类研究生入学考试)时,有一篇文章,是1905年美国总统西奥多.罗斯福有关经济政策的论述。在初读这篇文章时,完全无法理解其中的观点和思想,当时以为是因为有大量的生词而影响了我对意思的判断,于是认认真真地查了字典,将所有的单词都做了注释,但还是不知所云。文章中的很多旁征博引、借喻、引言都是有其特定的背景和含义的,也就是说在文字背后,作者表达了他的某种倾向性看法,如果不了解这其中的奥秘,是无法真正理解文章的中心思想的。这就像鲁迅先生的文章,我相信即使中文再好的老外,能真正读懂的没有几个,引起共鸣就更无从谈起了。
在跨国企业的高层战略决策过程中,很多的潜台词和潜规则其实都是基于文化层面的,相互之间的默契和信任也是在相通文化背景和价值体系下建立的。本土成长起来的员工也许语言能力能达到母语的水平,但文化的积淀却是很难通过学习来完成的。因此我们看到很多全球化企业在中国的高层首选是**、香港或新加坡的华人,其次是有过多年海外留学或工作经历的**人,这并非是因为他们的语言能力有多好,而是因为他们更了解西方的文化和游戏规则。
文化的俯视感
贸然谈到文化的俯视感,可能有很多人并不认同这种说法。但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我们自己对于日本和韩国在文化上的优越感。当韩国人嚷嚷着要就端午节和中医等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候,除了愤青们的口诛笔伐,还有很多的国人都会在心里轻蔑地一笑了之,认为这一定是脑袋进水了,韩国人在此的小国心态显露无疑。去过日本的朋友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,他们的建筑风格和文字,都会让我们有那么熟悉的感觉,在会心一笑的同时,文化的优越感油然而生。诚然,无论日本和韩国承认与否,他们的文化或多或少地受到我们的影响是不争的事实,我们在文化上也总会有那么一点对他们的俯视感。同样,西方人有文化上的良好感觉也就可以理解了,毕竟我们可以随便看看周围的生活,小到电灯、马桶,大到电脑、汽车、飞机,哪一样不是源自于西方的科技成果,好莱坞的影视作品铺天盖地,英语培训遍地开花,乃至于整个社会的经济体系和某些政治体制,也都是在模仿西方成果的基础上加入了中国特色。我想,任何一个来到中国的西方人,随处都会发出“会心一笑”,如果没有文化的俯视感,那才是怪事。
在这样的心态中,跨国公司在战略决策的层面上,自有他们的傲慢,对于本土管理者的指手画脚,哪怕有些是非常有益的意见和建议,他们也就很少能听得进去。你可以说,但他们未必听,这也是“天花板”的一种表现形式吧。于是我们看到一种现象,在外企中的女性干的时间越长,会更倾向于刚烈和有点嚣张,而男性们在经过多轮的汰换,做到中高层的至少在外表上都会越来越不温不火,越来越不那么霸气了,这可能是女性在
职场中的性别弱势反而成就了她们在执行层角色中的义无反顾了。
写到这里,想起了钱钟书在《围城》中的描写:父亲捻着胡子笑道:“鸿渐,这道理你娘不会懂了——女人念了几句书最难驾驭。男人非比她高一层,不能和她平等匹配。所以大学毕业生才娶中学女生,留学生娶大学女生。女人留洋得了博士,只有洋人才敢娶他。
这里引用这样一段话,并没有诋毁知识女性的意思,毕竟这是那个年代的观念。只是我们可以看出,国人对于洋人和洋文化,多少还是有点仰视的。
国际化经验
中国的企业开始大规模拓展海外市场,应该是近几年的事情,本土管理精英如杨元庆,除了刻苦攻读英语,更惨遭一年至少飞行数十万公里的荼毒,最后干脆把家都搬到美国去了。由此可以看出,国际化经验的获得,实在是一件成本非常高的事情。应该说,随着中国企业全球化进程的加速,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有着国际化视角和国际化经验的管理人才,但这不是旦夕之功。至少在目前,具备如此成色的人才是寥寥无几,所以“天花板”的形成除了客观原因,本土人才的经验和能力瓶颈也是不容忽视的。
结语
“外企天花板”之所以存在,关键还在于它是“外”企。当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进入国际市场,人才的回流会是一个必然的趋势。毕竟中国企业对于中国管理精英是没有所谓的“天花板”的,到那时,“外企天花板”也许就更接近于是一个伪命题了。
当越来越多的“华为美国”、“海尔中东”们出现在世界各地时,我想我们就应该来探讨一下对于外籍人士的“中企天花板”了。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十载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