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是一片叶筋脉是森林我是一滴水魂魄是海洋

爱你们,所有的人,祝福你们,所有的人。Love all of you,guy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道新 模仿大师进退间  

2013-03-25 18:25:49|  分类: 休闲-服饰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陈道新|设计师|山寨|裁缝


“我们不改大师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 一位顾客拿着某大品牌新出款式的图样,交到陈道新的手里,几天后,她来试这件新大衣。这时候,这件与真品几乎一模一样的大衣令她有些迟疑,她问陈师傅,是不是可以把领子改成另外一个形状?陈师傅非常简洁快速地做了以上回答,然后转身走进他那间狭窄的工作间。

     陈道新很坚持,他认为一线顶级品牌最有价值的是细节,每个细节的设计都是有其恰当的理由,如果不是合理的改动,他宁可拒绝。走样,是模仿的亵渎。他怀着一颗敬畏心在仿制大师们的作品。那是2001年7月14日,恒隆广场开幕后,他的裁缝事业随之迎来了第二次高峰。

     2001年,这座由Kohn Pedersen Fox设计的恒隆大楼,当时是浦西第一高楼,它不余遗力地引进世界顶级品牌,将5.5万平方米的商场打造成高端消费中心。2000年之前,陈道新在杨浦区一家小店里为人量身定做衣服,有客户建议他到上海的消费中心去,他于是搬到了现在的南昌路。那时候的南昌路,不像现在商铺毗邻,他的生意也很黯淡。大约在2003年,他开始逛恒隆的名品店。这一启发,令他2004年的生意额比2003年足足增加了几倍,接下来的几年里,他那间不足30平方米的工作间同时雇用十几名工人加班工作,月营业额高达几十万元。2004年,他的名片上印着的是英文:TAILOR CHEN。

     陈道新由听说、看到、揣摩而后仿制大师们的作品,主动自觉地完成了他作为一位中国裁缝的国际化路程,历时9年。

     1980年代末1 990年代初,陈道新跟师傅学了几年手艺后,成为一位裁版师,在一家裁缝店打工,每天工作16小时是那时的行规。每到下午五六点钟左右,顾客们排着队等待量身,手里拿着衣料,男款女款总共加起来只有几种,加工费只要几十元,即使是中山正装,也不过两百元左右。那是裁缝店的“来料加工”时期。时髦是这一时期的迫切需求,超过了外国成衣品牌的进入速度。


     1998年到2005年,中国奢侈品的消费速度翻了几番,同时也意味着外国品牌大量涌入。商场货架上的充实,让陈道新这样的裁缝差一点失去了中国市民的宠爱,品牌成衣将他们的客人引向“即时拥有与低价位”的快时尚时代。一时间,裁缝与涌进来的新潮流脱节了,当意识到这一点时,陈道新就迈开步子走进了恒隆广场。2004年,所谓的量身定做,实际上也是名牌消费的普及成果。陈道新对一线品牌(而且只是一线品牌)每一季的款式了如指掌。他对大师设计的把控和理解,为他带来越来越多的客人。这时候,陈道新的客户群已经与“来料定做”时期的客户群彻底分裂,他们是白领、新晋明星、时装编辑等等,其中不乏奢侈品的消费者,他们本身是某些一线品牌的VIP。

     而今,陈道新坐在他那家颇有盛名的制衣店里,神情忧郁,他说:“我还没有自己的品牌。”9年来,模仿为他带来了进步,工艺水准的提高完全得益于“山寨”,而今,进入中年的陈师傅却被“模仿”和“山寨”困在椅子上,宽厚的手掌划过桌面,悲伤地说:“要完全摆脱它们,做成一个独立思考的设计,真的好难。”两年前,陈道新提交自己品牌的商标注册申请,刚刚被驳回,他准备再想一个名字重新申请。如果可以,他想注册自己的名字“陈道新”或干脆叫“TAILOR CHEI\I”,如果要在品牌前标起始年份,他认为应该是“SINCE1972”,TAILOR CHEN出生于那一年。

     远在纽约时装周天桥上的模特一转身,陈道新就能在5天之内把这件衣服做出来,相似度达到80~90%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